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

图片[1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搜狐娱乐专稿(庄子秀/温蓓蓓/策划)前不久,在固执的王思聪引起众多关注后,网红孙一宁开启了直播。那场直播让她受益匪浅:观看人数达到1756万次,最多65万人同时在线,新增粉丝近200万,收获705.7万声波(约合人民币70万元)。直播间。两小时赚35万!

对于这件事,网友们除了吃瓜之外都震惊了——“北大“韦神”年薪只有10万,孙一宁中学毕业,靠着美貌和阴谋,赚了几十万直播带货……网红有那么多钱吗?

答案是否定的。在直播行业,像孙一宁这样单次直播收入几十万的主播少之又少。他们大多收入不稳定,其中68.3%的人月收入低于5000元。但无论红与否,很多人的最终理想都是成为像费启明、摩登一哥刘宇宁这样从网红转型明星的主播,像孙一宁那样成名的主播。晚上因为闲话,羡慕不过是羡慕。但他们并不乐观,“没有人会为了人气而去谈论富二代,低调赚钱才是王道,放开绯闻,说不定有一天就会被封杀。””

图片[2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网红能赚很多钱吗?

不!保证月收入3万元只是梦想,68.3%的人收入不足5000元

在大多数网友的印象中,所谓的“网红”就是指年轻漂亮的女孩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市场上的“网红主播”主要分为三类。一种是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KOL,另一种是具有个人风格的游戏主播。公众认知中的“网红”类型,业内一般称为“娱乐主播”。其中,娱乐主播有两类。一种是具有一定天赋的才艺主播,另一种是凭借青春和美貌进场的美女主播。孙一宁无疑属于后者。她在特定平台上发帖。没有专业知识的分享,也没有杰出​​人才的展示。它们都是生活的小片段。

在短视频和直播间里,这些网红女孩往往看上去光鲜亮丽,仿佛轻而易举就能赚到很多钱。但事实上,像孙一宁这样一场直播拿几十万打赏,在业内并不常见。

“网红行业有点像娱乐业,顶级网红赚的钱很多,但数量很少,而且网红数量也不多,大部分都是底层网红,赚的不多。”但总体来说比工人阶级多一点。一般是几千元到一万元以上。工会合伙人林楠说。

YY主播一姐小雨透露,主播行业基本上是大主播吃饱、小主播饿死的状态,收入特别不稳定,也有几千元的情况。”

很多玩短视频的美女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有自称某媒体招聘部门负责人给他们发私信,说他们的视频拍得很好,诚挚邀请他们加入工会,承诺只要达到一定水平就可以。长直播月收入保证在1万元,长得漂亮的甚至3万到5万元都有可能,但当有人真正做了一个月的时候,可能会发现自己最后只拿到底薪。月。

业内人士“杨毛毛教业余直播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行业潜规则:“先拉蛋糕,然后你就被纳入公司签协议,你就逃不掉了。””

这些用来招募更多主播的夸张言辞,导致了外界对娱乐主播职业的认知存在偏见。很多潜在新人直播第一个月的预期收入在4万到5万。甚至很少有人相信网红的收入是“孙一宁人均”

事实上,签约主播想要拿到3万元的保底费,至少要为公司创造比这个工资高出数倍的营业额,因为主播直播间获得的报酬是按平台划分的。、工会或MCN。“一般直播的话,平台拿40%,剩下60%,工会拿20%,主播拿剩下80%。”假设主播的最低保底费是3万,她至少要为公司创造60%。营业额过万,公司不可能亏本。试想,有多少没有天赋的新主播能达到这个营业额?

另一组数据显示,绝大多数互联网主播收入水平一般,68.3%的互联网主播收入低于5000元,只有12.6%的互联网主播能获得高收入(1万元以上)。这些主播中,近70%的表演者来自三线及以下城镇。相当数量的网络主播依靠非专业技能进行直播,80%以上通过情感生产获得工作报酬。

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,主播的收入与国家的经济发展息息相关。国家强大,人民收入高,主播的收入自然就高。林南对此深有体会。低,行业不景气,用户没钱,谁送礼物?”

图片[3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网络红人真的有那么多吗?

是的!市场上的“孙一宁”有数十万,大部分时间都在“尴尬的聊天”中

2016年前后,林楠见识了太多像“孙一宁”这样的娱乐主播。

“当时我们这个行业已经达到了一个小高峰,直播平台有近200家,大平台上万主播,小平台上万主播,林林最终拥有了近百万主播。”林南感慨的说道。“现在直播平台只剩下几十家了。”

当时行业蓬勃发展,主播需求量很大。林楠的公司总部在北京,每个月都要招募数百名主播。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,招人并不难,因为主播的进入门槛低,而且经济回报也比较高,所以很多人都想当主播。

他们的招聘方式有很大不同。经纪人或星探会在一些招聘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,他们也会进行本地推广。当他们看到漂亮的女孩时,他们会直接询问他们的联系方式。“他们还有各种各样的招聘群和娱乐群,他们会使用所有可用的方法。基本上,只需滑动和拖动,然后就会有大量的人来申请该工作。”

很多人成为主播是偶然的。主播冰冰大学时看过室友直播,他也出于好奇玩过。由于天赋,他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官方流量,最终成为了一名职业主播。而小雨姐本来想当主持人,结果却成了主播,“有的公司招主播就是为了招主持人”。

经过整个行业的重组和积累,虽然不再是当年的盛况,但还是有不少人陆续加入到这个群体中。据观春文化传媒副总裁罗尼介绍,像孙一宁这样的“秀主播”,市场上有几十万个长得好看的主播。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拥有高颜值,都梦想成为网红。她们通过在各大视频平台展示自己的美貌来获取流量,达到赚钱的目的。

这些主播有的是个人主播,有的是签约工会或MCN的企业主播。个别主播比较松散、无人,对直播时长没有要求。签约主播对时间和任务都有要求,但因为大多数都没有。赚取方式也很简单——靠直播间用户打赏。

“刚开始直播的时候,没有粉丝,没有人送礼物,只能直播一整晚,从晚上9:00到第二天早上6:00,熬夜的时间越长,收到的礼物就越多两三个小时只能收到几百块钱,但如果熬夜的话,运气好的话,可以收到几万元。小玉姐说:“我熬了整整一年的夜,才把它拿出来。”

孙一宁大概是这几十万人中比较幸运的少数人之一。以她的美貌,虽然视频里没有任何内容,但每个视频仍然获得了过万的点赞。在王思聪事件之前,单场直播收入就上万。而王思聪事件后,她成为了网红圈的“头号主播”,某短视频账号粉丝数超过五百万!

“如果她未来能继续这么火,毫无疑问是顶级网红,而据我所知,目前顶级网红的年收入在数百万。”罗尼说。

图片[4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网红行业工作轻松吗?

不!不仅淘汰率高,生活压力大,还有职业偏见

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娱乐主播,还需要有一定的技巧,不能只靠脸。林楠介绍,主播入职后,公司会对他们进行直播基础培训,包括如何与玩家互动、如何展现才华、如何跟上节奏、如何维护关系、如何索要礼物等。等等,还有一些工会还会给主播报名一些培训班,对他们进行才艺、穿搭、风格、心态等方面的培训,而管理员则负责在直播间给主播带节奏。

“有的主播很漂亮,但坐在镜头前不说话,也不知道如何和大哥打招呼、互动(主播把给自己刷礼物的人称为大哥),所以基本上他们收不到任何礼物。”主播冰冰揭晓。

怀着“轻松赚大钱”的愿望进入娱乐主播行业的人,在职业初期可能会被无情的现实“打脸”。林楠直言,自己能否成为“大网红”更多取决于主播是否足够努力。“有的主播每天直播两三个小时就退出了,而有的主播每天直播10个小时,开播一个月。28天多的时间里,除了睡觉和直播,我还想结束后看别人的直播来学习当然,这也与经纪人和公司对主播的要求密不可分。

很多主播往往一开始就放弃了,尤其是个人主播。当他们开始播出时,因为没有观众,他们坐在镜头前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直播间没人说话的时候,主播的心态最考验,因为主播想带节奏也带不来。”小雨姐姐说道。为了度过这段难熬的时光,小雨姐一般都会自己练歌,或者找人PK,“反正我就是想办法打发时间,只要心态好就可以过去。”

签约协会的新主播相对来说比较优秀。工会将安排员工假装成观众,在直播间与主播聊天互动,帮助他们度过这段困难时期。“工会对新人的帮助非常重要,如果没有人跟他们聊天,他们可以持续一个小时或一天,然后不再发帖,他们就可以和这个行业说再见了。”

“十几个主播,能扛得住的只有三四个,一百个人中能有一个顶级主播就不错了。”林南说道。

看似坐在镜头前聊天一个月就能收入一万多元,但实际上却有很多外界不知道的困难和问题。

“做直播的时候,你要一直坐在镜头前,不能左右晃动,所以时间长了,很多人的肩膀、脖子、腰部都不太好。有时直播5个小时之后,我的小腿肿了。”小雨姐说:“还有一个就是我的声音很麻烦,以前我的声音很细,当了主播后,我要不停地说话、唱歌,现在变得有点沙哑了。”“而且长时间熬夜直播,让冰冰出现了睡眠障碍。”我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是靠褪黑激素入睡。”

维护直播间“大哥”也是主播的必修课。主播停播后,还要去粉丝群互动。给他们送礼物的大佬们,也要把他们当成顾客来对待:平时多在微信上聊天、打招呼,逢年过节还会发红包或者送一些小礼物。“像一些大主播一样,也会搞一些线下活动,而我们小主播主要是维护大哥,如果维护不好,大哥可以去给别人买礼物。”

有时面对“大哥”的社交邀请,主播必须选择社交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主播们也会有自己的应对方法,“我们可以带身边的朋友来参与,前提是我们已经认识大哥一段时间了,有了基本的了解之后,如果我们说是因为急事,如果收到礼物后必须马上见面的话,我不会去,毕竟涉及到人身安全,谁知道对方的意图是什么。”小雨姐姐说道。

“哥给主播送礼物了,那么主播就必须要回馈一些东西,比如吃饭、唱歌之类的娱乐,主播一定要选择去,如果他不去,说不定哥就会给主播送礼物呢?”愿意去。在这种类型的竞争下,这些主播会产生社交的不安全感。”林南透露。

或许正是这种付费社交模式,加深了人们对网红直播的偏见,也让直播行业招募新主播变得更加困难。“这种质疑让很多人不愿意当主播,即使做了,主播也不会告诉家人自己的真实职业。”

图片[5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网红直播间里的故事:

有“大哥”一次打赏7万到8万元,有人为主播卖房100万以上

直播时间长了,主播也会经历或者听到很多奇怪的事情。

有一个上大学的女学生,因为觉得小雨姐长得像她妈妈,两天多的时间就给小雨姐一万多块钱;100块钱的礼物,然后点一首歌,点那首歌一整年,冰冰也给他唱了一整年。

还有一些事情会创造社会新闻。

一个男孩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很多岁的女主播。他瞒着做生意的父母,用他们卡上的钱给女主播支付了近50万元。家长以孩子未成年为由要求女主播退钱,最终平台和工会收取的分红没有退还,只退还了女主播的小费。

还有人卖房子追女主播,然后女主播送了超过100万的礼物。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。

冰冰透露,自己收到的奖励大部分是7万到8万元。“他可能会冲动地用,很多人工作累了,下班后就到网上来放松、聊天、倾诉,这也是一种友谊。”。”

主播和粉丝相处久了,也想要感情。

有一位哥哥,一直是小雨姐的忠实粉丝,却有一天转去了别人的直播间,小雨姐因为这件事哭了。但面对这种事情,主播们只能学会接受,“直播间给小费本来就是一种娱乐消费,大​​佬喜欢别人是他们的自由。”

同类型主播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,大家都想尽办法吸引流量:小主播去曝光率高的大主播直播间连接流量,或者打赏大主播让大主播主播自我推销;有些直播平台还流行拜师,小主播拜大主播为师,大主播推荐小主播,但这师傅也不是白拿的,小主播一定要让粉丝给大主播送礼物。此外,合作炒CP和李季的圈子人设也是主播行业流行的吸粉手段。

“同类型主播之间肯定会出现一些摩擦,比如互相撬动粉丝,但也会有一些主播受到锻炼,丰富一下直播间的内容。”主播冰冰说道。

图片[6]-网红“孙一宁”的直播带货:从每晚35万元到每月5000元-猎富团

 

网红的出路?

成为电商主播拓展事业或结婚或转行离开直播行业

昔日周扬青、阿勤等网红锤打无情男霸占热搜,如今孙怡宁勤奋王思聪一战成名。很多网友认为,这已经成为了网红的财富密码,但林南河和罗尼两位业内人士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随机事件,但在他们看来,通过丑闻获取流量,孙怡宁并不是第一,而且不会是最后一个。”

如果说,最初的流量获取是靠颜值和炒作CP,那么在与王思聪的打斗之后,孙一宁似乎找到了自己的“新性格”——自鸣得意的人。她在与王思聪的聊天中,诸如“你胖,我胖,我不胖”、“150斤还疼”、“打雷的时候小心点”等名言成为网络热词,与多名网友签约。今天的欢乐,在王思聪事件后的第一次直播中,她故技重施,惹怒了无数人,固化了她的人格。

不过,她的方法也存在一定的风险。当她讨厌王思聪时,代表着弱者对强者的反对,因此充满正义感,赢得了网友的支持和共鸣。当网友们嬉皮笑脸地告诉钱,他们不会退货时,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。加上她涉嫌贪污、感情上踩两条船,不少人称她为“骗子”、“炒作”、“难以置信的收购”等等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如果孙一宁继续当网红,孙一宁可能还会面临翻车的危险。对于知名网红被曝丑闻,林楠并不陌生。与娱乐圈不同,明星有负面新闻,会影响演艺事业,而网红则可以越来越红。“在这个行业,无论什么都能给你带来流量,如果你了解它,你就会做得更好。”

对于孙一宁来说,或许更困难的是如何保持随机事件带来的热情。都是后续事件,不然观众对她的关注度肯定会下降。”林楠说:“很多主播都是通过直播日复一日地拼尽全力,粉丝也很相似,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很稳定,像孙一宁因为绯闻走红,人们蜂拥而至。”她的直播间都是吃瓜群众,大部分人看到热闹就走了。”

这也是如今很多长得好看的主播共同面临的尴尬——没有颜值,没有才华,人气很难长期保持。这个行业里,吃青春食品的人很多,他们的“职业生涯”只有三四年。接下来的路如何走,是很多普通主播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小雨姐当主播已经三年了。随着新平台的分流、新人的出现,她感觉自己的事业已经到了瓶颈期。“现在,直播间里往往只有几十个人,月收入不到一万,直播间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,我觉得自己有点郁闷。”为了摆脱这种困境,她开始在某短视频平台(小鱼姐姐@探店)为探店做美食博主,而她目前的职业规划就是好好利用这个自我。帐户,并将其变成带货锚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,小雨姐也尝试过其他工作。她在一家文化公司担任文案策划,但工作一个月后就辞职了。五条命。”

冰冰目前的职业规划是成为一名好演员。“我当主播赚的钱只能支撑我的梦想,让我继续前进。也许我太理想化了,但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。”此外,冰冰也在尝试做一名时尚博主。她的穿搭功底还不错,发了小红书后也圈了不少粉丝。

相比整齐主播,户外主播、野性主播、带货主播的职业生命周期更长,所以能转行的就转行,不能转行的就想办法做副业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直播并不是长久之计。“很多主播年龄都比较大了,没有人愿意在平台上看到他们,除非他们特别有才华或者是脱口秀节目。”

冰冰透露,之前和她一起寄宿的朋友大多都放弃了。有的赚够钱开办MCN公司自己当老板,有的直接嫁给了自己的“大哥”互联网本。老师。短视频而工作室里的一切,大概只是一个华而不实的青春梦想。(本文中林楠和冰冰均为匿名。)

站长推荐项目:

①:闲鱼无货源日入300+,点此查看 ②:资源站年入20万项目,点此查看 ③:高级网站SEO技术教程,点此查看

THE END
猎富团赠品
点赞8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分享,本站仅做收集整理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底部联系方式私聊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