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贯道真相的五字真经(周家口的“一贯道”)

一贯道”是日本投降后由武汉经漯河传入周家口的,1946年至1950年最为活跃。它的欺骗手法和迷信宣传与许多旁门邪道相似。刚开始时,“一贯道”在周家口南寨东堤子街(现悦来街北口)设立了一个佛堂,点传师王戟云(剪股街路西志强百货店经理,河北省冀县人)、王耀西(皮坊街某皮行经理,河北省冀县人),以职业为掩护,利用亲属、老乡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等,到处串连,大肆进行迷信宣传活动,说:“人们的罪孽太大,上天不容,大劫大难即将来临,将有七七四十九天的黑暗,到时日月无光,灯点不明,火生不着,所有魔鬼都来寻找前世的仇人,欠债还债,欠命还命,谁都免不了遭此灾难。唯有入了‘一贯道’,老申(同“母”音)才能保佑,到那时只有佛堂的佛灯能够点着,灯光照到的地方魔鬼不敢侵入,信徒们可以躲在佛堂里避难……”

据点传师解释,“一贯道”即一切贯通上天的道路,入了“一贯道”能够上天成神。人们必须信仰老申、南极仙翁、观音菩萨、济公活佛等等,才能得道成仙。“一贯道”的头目称点传师,各个佛堂的负责人称坛主。为了免于暴露,他们行动诡秘,秘密据点设在佛堂,但佛堂里不挂佛像,不摆神像,只在方桌上放一盏三四十厘米高的铜灯,铜灯上面有个灯碗,内放香油和灯芯,这叫佛灯。从表面上看,佛堂就像一般家庭的摆设一样。“一贯道”信徒每逢农历初一、十五带着供品(糕点、水果等)和捐献的财物去佛堂聚会,烧香叩头,以求得到老申的保佑,免除灾难。信徒根据自己的情况,可以随时去佛堂烧香叩头,叩头越多,捐钱越多,“功劳”越大,就可“免灾”。

点传师必须戒“大五荤”(即不吃牛、羊、猪、鸡、鸭)、“小五荤”(即葱、韭、蒜、烟、酒)。普通人入道要有人引进,要交入道费,经点传师“点”、“传”后才被承认是信徒。入道仪式的经过是:先点燃佛灯、烧香、上供,然后入道者跪下,向老申叩头,随点传师念“誓词”,内容是在任何情况下,誓作“一贯道”的忠实信徒,决不三心二意,决不泄露天机,否则愿受天打五雷轰等等。入道者发誓后,由点传师进行“点”。点传师点燃香火,从佛灯处指向入道者的前额,这叫“点出了通天的光明大道”;“传”即传授“五字真经”——“五太佛弥勒”。入道者入道后,大灾大难来临时,要闭眼静坐,双手在胸前半合,两个拇指分别指向“十二地支”的“子”“亥”两纹,(二字合在一起是个“孩”字,意思是抱着不哭的孩),不停默念“五字真经”,即可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。点传师为了迷惑、恐吓信徒,对“天打五雷轰”进行了详尽解释:“五雷”即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如果信徒泄露天机、犯了道规,或者办了不利于“一贯道”的事情,遇到金属、木器、砖瓦会被碰伤,遇到水会被淹,遇到火会被烧。信徒受伤后,如果伤势较重,点传师说这是“上天不容”,如果伤势较轻,点传师说这是“上天的警告”,如果平安无事,点传师则美其名曰“上天大慈大悲”。

“一贯道”开办佛堂极为慎重,必须做到安全保密。开办佛堂的人叫“坛主”, 要戒大小“五荤”, 每个佛堂都可以吸收信徒,但必须经点传师同意,方可履行入道手续。入道仪式结束后,信徒献上的供品和财物由点传师分配。

“一贯道”骗人的主要手法之一是“扶乩”,就是仙佛通过凡人的手写字,向信徒们训话。“扶乩”由3个人配合进行,这3个人叫“天才”“地才”“人才”,统称为“三才”,使用的工具是个100厘米长、50厘米宽、10厘米深的木盘,内装两厘米厚的沙子,叫沙盘。进行“扶乩”时,“天才”手拿一个直径约30厘米的罗圈,在沙盘上写字,“人才”拿一个“丁”字形的木推板(木推板的宽度以放进沙盘为原则),“地才”作记录。“天才”写一个字,“人才”报一个字,并用木推板在沙盘里来回推动,将“天才”写的字毁去 ,“地才” 将“人才” 报的字记下来。“扶乩”结束后,将“天才”写的字连起来宣读,便成了一篇“佛训” 。为了使“三才”熟练地工作,不露出破绽,“一贯道”曾物色多名有文化的男女青年,在南永兴街路东一个佛堂里练习“扶乩”长达一年之久。点传师王耀西经常去那个佛堂查看“三才”练习“扶乩”的情况,发现有问题,便把“天才”叫到跟前具体指导。“扶乩”常在初一、十五信徒聚会时进行,其经过是:点燃佛灯,烧香上供品,将工具摆好,“三才”静坐数十分钟(做思想准备)后,面对供桌叩头,然后“扶乩”便开始了。“三才”通过写字报出仙佛的名字,然后开始代替仙佛训话。经常训话的有所谓的南极仙翁、观音菩萨、济公活佛等,内容都是劝告世人看破红尘,轻视财产,多行善,多捐钱,劝人入道等。有时在点传师的授意下,“三才”在“扶乩”时特意把有钱的信徒叫出来训话,被训过话的信徒对“一贯道”更加忠心,并大量捐款。

“一贯道”经常选择院子大、房子多、又安全的地方举办“仙佛班”,进行迷信宣传活动。这期间,信徒吃、住都在那里,整天整夜地听仙佛训话。“仙佛班”结束时,点传师熄灭灯火,制造假“黑暗日”,学鬼哭狼嚎,信徒们都被吓得胆战心惊,争相许愿捐款、捐物。开办一次“仙佛班”, “点传师”能诈取大量财物。

“一贯道”传入周家口后,迅速发展壮大,尤其在解放战争时期,除南寨东堤子街的总佛堂外,“一贯道”又在永兴街等地新建佛堂十多座,发展信徒近两千人,把群众愚弄得不搞生产,不做生意,终日烧香叩头,专等大灾大难到来时升天成仙。

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明令取缔反动会道门。在党和人民政府宽大政策感召下,受骗群众纷纷向政府登记,表示永远与“一贯道”脱离关系,并积极揭发“一贯道”蒙蔽群众、诈骗群众财物的严重罪行。如,西大街有一位姓李的老人,靠当搬运工养活一家4口人。因老伴有病,卧床不起,他加入了“一贯道”,并把省吃俭用攒下的钱捐给“一贯道”,盼望老伴早日病愈,谁知老伴的病一天不如一天,最后离开了人世。对此,“一贯道”的头目还说这是因为李姓老人前世的罪孽太重。后来,李姓老人积极检举揭发“一贯道”的罪行。1951年镇压反革命时,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监督下,“一贯道”的一些点传师、坛主纷纷坦白自首,改过自新,政府对个别仍然怙恶不悛、暗地活动的“一贯道”头目依法进行了处理。至此,“一贯道”的活动才算终止。

THE END
猎富团赠品
点赞14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分享,本站仅做收集整理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底部联系方式私聊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